教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就业指导

七成学生放弃高考温州独有高考现象透视

就业指导
来源: 作者: 2018-08-07 10:09:11

七成学生放弃高考:温州独有高考现象透视

高考前后,万千考生与家长都是千思万虑,好不紧张。温州这边的风景却多少有些不同:许多考生与家长都说,面对高考应当多一点平静,多一点洒脱。

先说说温州文成县玉壶中学吧,那里今年爆出个冷门:200余名高中毕业生,约七成人放弃了高考,而选择出国打工。

我们近日深入该校采访,追踪这一现象背后的内情,然后在整体上审视温州的独有的高考现象。

一所学校折射温州观念

几乎在一夜之间,文成县玉壶中学成了引人注目的学校。就在高考期间,该校创下了一项让温州其他中学只能“望其项背”的纪录:该校高三四个班200余名学生,参加高考的只有58人。众多学生放弃了高考,准备出国打工。

社会上各种议论一时沸沸扬扬。一些“望子成龙”、“望女成凤”的家长纷纷指责玉壶中学那些不参加高考的学生走上了“歧路”。岂能为了赚钱,放弃大好读书前程?

玉壶中学现象,自有其特定的背景。玉壶镇侨联副主席余序整说,玉壶人出国算起来现在已经到第四、第五代了。据镇里最新的一次调查表明,玉壶镇常住人口有11000人左右,在国外的却有23000人。玉壶中学将近一半的学生有亲属在国外工作生活,遍布欧美十多个国家。因为有了出国打工这一“无烟工业“,使没有工厂、人均田地不到一亩的玉壶镇,成了文成县为数不多的经济强镇之一。文成县一位干部透露,去年一年,华侨和出国打工人员从海外带回文成县的资金有2亿多美元,玉壶占了五分之一左右。

有了这层关系,出国打工成为玉壶人脱贫致富的一大途径。特别近几年欧元上涨,去欧洲一些国家打工更成为玉壶镇年轻人的目标。

不过,我们不能就事论事,玉壶中学现象多多少少折射出温州人的高考观念。

校长:尊重学生的意愿

许多学生选择出国打工这条路,家长挺支持。一位姓蒋的家长与我们交谈时,提到他在玉壶中学读高二的儿子成绩一般,如果明年能考上大学,顶多也就是进个普通高校。他算了这样一笔账:如果儿子考上了大专,三年至少要

花四五万块钱,毕业后,按目前的就业情况来看,到企业打工,每月拿一千多元工资;但如果儿子高中毕业后去意大利打工,哪怕是做裁缝,每月也能领到折合1万元人民币的工资。既然都是打工,出国打工不仅能省下培养孩子上大学的那笔钱,而且高收入对孩子以后的创业也有帮助。

在外人看来,玉壶中学高三学生放弃高考出国打工就是为了赚钱。这将学生的追求过于简单化了,如果说高考是成就梦想的一条道路,那么,玉壶中学学生出国打工走的是不同于高考的另一条梦想之路。

从意大利回玉壶学习中文的安娜,和我们聊得很多。安娜10岁就离开玉壶到意大利,现年18岁的她目睹了许多玉壶人在意大利的创业经历。

在安娜的印象中,玉壶老乡在国外非常勤奋,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节省。有些人通过自身的努力,没几年就在国外开起了自己的服装加工场和商店,响当当地做出了一番事业。

我们在采访中发现,许多学生的心中都藏有自己的梦想。不少学生说,出国之后,替人打苦工是暂时的,赚了钱,可以再读书。而且到了国外,别的不说,一门外语是可以学到手的。出国打工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“留学”啊!

虽然外界担忧,但玉壶中学的不少老师都对学生的做法持赞同的观点。玉壶中学校长胡绍亮,这位素来低调、不轻易接受媒体采访的校长,在与我们交谈中也明确地亮出自己的看法:“我认为学生没有必要千军万马去挤高考这条独木桥。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实际情况,出国打工同样是一条出路,学生的选择没什么不对。我们要尊重学生的意愿。”

多数家长不守在考场外

其实不仅仅是文成的玉壶镇,对于所有的温州人来讲,考大学决不是唯一的出路。考上大学自然好,考不上也挺好。

“准考证与铅笔都带上了吗?”早餐吃罢,当儿子旭亮走出家门准备迎接人生的第一场高考时,母亲陈美蓉只是从窗子里伸出头柔声地叮嘱了一声。

“带了,带了!”得到儿子肯定的答复后,看着儿子匆忙远去的背影,陈美蓉收拾完桌子上的盘碗,开着私家车赶往自家的天龙包装有限公司。因为那里有很多繁琐的事务等待她前去处理。

虽然今天儿子高考,但陈美蓉并没有前往考场外守候。“守在考场外面干什么啊?我觉得守候反而会给儿子心里有压力,而且高考也不是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,儿子都这么大了,只要将平时所学的发挥出来就可以了,像我与他爸当初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,早就出去闯荡世界经历风雨了,千万不要人为地制造紧张。”

在温州,像陈美蓉一样心态的家长非常多,虽然考场外依然有翘首张望的家长,但选择不去的家长肯定占多数。

一边工作,一边攻读

胡旭东这位拥有一家皮鞋厂的老总说,女儿胡莹佳今年也参加高考。“考上了当然好,考不上,我公司里正好缺人手。财务这一块佳佳就能帮助我理起来。等以后公司上了台阶,再让她一边工作,一边攻读在职本科或研究生,工作学习两不误。”

而瑞安市城关的考生张贤平,出生在很普通的工薪家庭。在高考前的一次摸底考试中,他的分数估计只能勉强上线。他一个在海南做生意的姨妈看到很多从湖南、山东等地涌到海南的“高考移民”后,就拼命打给贤平的母亲:“姐,花点钱把贤平弄到海南来考吧,户口啊这些我这里都可以摆得平的。录取分数线可比温州低好多,以贤平的分数,说不定来这里可以上个稍好点的大学呢。”

但是贤平家人却谢绝了他姨妈的好意。贤平的母亲如此思量:“我觉得儿子这样大费周折地跑到海南去成本太大了。”

贤平母亲考虑是现实的。贤平家的一个邻居,浙江大学毕业后,因为所学的专业冷门,在家里高不成低不就赋闲了一年,找门路花了家里五六万元,才进了一家事业单位,一个月拿两千多元工资,还只是在办公室帮着复印文件,打打杂。而不少企业里的技术骨干,虽然是中专生,一个月却能拿到三四千元。

文凭不代表一切

文凭不代表一切。这是温州人很切实的观念。现在温州最缺的是高级技工。在乐清市虹桥镇,倪胜虎的父亲是位老工人,他趁儿子参加高考的这几天,四处联络制作模具的师傅,自知儿子入大学希望不大,他想索性让儿子学门手艺。

虹桥是中国电子元器件制造核心基地,全国几乎所有的家电产品中都有虹桥产的电子元器件。在此带动下,虹桥乃至整个乐清的精密模具加工也蓬勃发展。

在虹桥镇,模具加工是当地青年十分热衷的职业,小倪的初中同学中有三分之一在从事模具加工,虹桥职业中学模具专业班的招生一直十分火爆,每年可以培训200多名专业人才,再加上民间师傅带徒弟,乐清每年培训的模具加工专业技术人员在4000人以上。

像小倪这样高中文化的,再学制作模具是小菜一碟,出师后自己办个模具加工点,只要勤快,一年收入个七八万不在话下。而同样在虹桥,大学毕业后即使幸运地考进了镇政府当公务员,一年顶多也就三四万左右的收入。而普通大学生,找工作很困难,很多家长为安排子女的工作,跑断腿求爷爷告奶奶不说,还要托门路,少则花上三四万,多则花上十来万才能进个像样的单位。但即使进了单位收入也并不会很高,对于务实的虹桥人来讲,不管工作贵贱,能赚到钱才是最实在的道理。

文化遗传:注重功利

针对温州高考中出现的种种现象,温州市瓯海区文联副主席林长春认为:传统文化对温州人的价值观、生活方式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。温州之所以以经济富裕而闻名,与它的文化传统密不可分。以叶适为代表的“永嘉学派”讲究实效、注重功利的思想及其价值取向和逐利追求,有力地塑造和强化了温州的民间心理和区域文化。渗透在温州人骨髓里的“文化遗传”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温州人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会得到传承和表现。

历史留下的讲究实效注重功利的文化观念,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温州民营经济的迅猛发展,使得温州人带着一颗平常心去看待高考,才呈现出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温州高考风景:平静、从容、理性乃至洒脱。温州高考现象,也许可以给其他地区的考生们带来一些启示:条条道路通罗马,路在脚下。

相关推荐